周惠雅为难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她也不知道得罪谁了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2
  • 来源:2019精品国产不卡

  周惠雅为难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她也不知道得罪谁了,而且她的推断绝不会对女儿说的,所以她张了张嘴,不知道该什么说。叶飞扬在旁边说道:“这个问题一时间也说不清楚,我看我们还是回去再说吧,你妈妈也需要你们警方来保护她的安全。”

  “是你!?”薛冰儿刚才只顾着紧张妈妈了,根本没有注意身边还有个叶飞扬,这会听他说话,她这才想起来,看录象的时候妈妈身边竟然是叶飞扬做保镖,“你在这里干什么?那些人不会和你有关系吧。我估计也是这样,一定是你这个臭流氓得罪了别的恶势力,他们要找你报复,所以连累了妈妈。没错,一定是这样,走,给我回去协助调查!”薛冰儿越说越觉得有可能,说着就要动手把叶飞扬给拷起来。

  叶飞扬还没有说什么,周惠雅不愿意了,她训斥道:“冰儿,瞧你成什么样子了!?叶先生是我的保镖,不许你对他这么无礼!”

  “妈!”薛冰极不情愿的松开了叶飞扬的胳膊,恨恨的对他说道:“哼!算你走运,千万不要落在我的手里,不然,哼哼!!!!”然后她转头搂住周惠雅,说道:“妈,我们别在这里说话了,回警局在说吧!”

  周惠雅点点头,在薛冰儿的陪同下,和几个警察上了车,叶飞扬本来也想去,但是被周惠雅阻止了,他知道周惠雅一定有什么事不希望他知道,也就没有再跟去,直接回家了。

  叶飞扬这次回家罕见的没有搭公交车,而是开着周惠雅的车回家的,这是周惠雅同意的,只要每天上班的时候他开车去接周惠雅就行,其余的时间周惠雅答应让他随便使用,他推辞不掉,只好同意,当然他也不想推辞,能每天趁机接佳人上班,这也是一种接近佳人的方式!

  “飞扬,你回来了!”见到叶飞扬的身影,林雪高兴的像一只小鸟一样,脸上瞬间布满了笑容,甜蜜的说道:“今天怎么会回来的这么早,我和玲儿正说着你今天会有什么表现呢!”

  见到林雪,叶飞扬那被薛冰儿弄的郁闷的心情也变的高兴起来,说道:“今天老板走的早,公司里没什么事情,她也就回家去了,也就让我回来了,给,这是送给你的。”叶飞扬变魔术似的从后面拿出一个盒子,里面装着一条项链,“这是假的,等我有钱了,再给你买个真的。”说着就要给林雪带上。

  “谢谢!”林雪低下头,好让叶飞扬能顺利的给他带上,“其实,有你这片心就够了,我不一定需要什么。”她这样说倒是真的,生长在富贵之家的她根本不把这些看在眼里,她要的,是叶飞扬的那颗真心,显然,她得到了。

  “那可不行,你以前有那是以前的,现在既然是我的老婆,那就得带上我送的东西,以前的表哥送给你的就别带了。”叶飞扬深情的说道,林雪那里还会反对,只知道陶醉的点头。

  “阿扬回来了。”两人正在温存的时候,叶玲从楼上下来了。

  “姐姐。”叶飞扬含有深意的看着叶玲,“给,这是送给你的!”说着也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,是一副耳环!闪闪的金光耀眼无比!

  “谢谢!”叶玲伸手接过礼物,她知道弟弟不会忘记她的。不管以后他有多少女人,她相信叶飞扬的心里会一直有她,她太了解自己的弟弟了。

  三人说笑着,乐趣融融。

  叶飞扬忽然想到一件事,问道:“对了姐姐,今天怎么没有开门营业啊?”他回来的时候看到花店门外居然贴着暂停营业的通知,这让他感到很奇怪!

  “扑哧!”叶玲见叶飞扬那满脸迷惑的样子,忍不住笑了出来,“傻样!不是你说的要养着我们吗?我们当然就把店转让出去了,而且,连房子都已经找好了,下午就可以把租金交了。”

猜你喜欢

这一世的家庭是个富裕之家,父亲是个成功的商人,家庭环境还挺不错的

这一世的家庭是个富裕之家,父亲是个成功的商人,家庭环境还挺不错的,比前一世要好的多了。父亲在母亲去世后很是颓废,给冰取了名字后只是雇佣了个女仆--里蓝专门来照顾冰,自己就出走了

2020-02-17

两个法国人闻言忙跑到柜台旁,搜了半天,这才装了小半袋银子过来

两个法国人闻言忙跑到柜台旁,搜了半天,这才装了小半袋银子过来,宁云派了名士兵,略略一数,竟只有可怜的区区一千多两白银。宁云心里只叫这些洋人真精,摆出一副凶样,一把抓住法国老头的

2020-02-17

一进去,只见从外面看似乎并不怎么起眼的小店,里面却是非常的干净

一进去,只见从外面看似乎并不怎么起眼的小店,里面却是非常的干净,虽然装簧的并不算是富丽堂皇,却另有一番纯朴之感,而且一进去就是一股迎面扑来的烤鸭香味。李仪婷带着宁云径直走到一张

2020-02-17

想毕,转身便开门进了房间。一夜无话。

想毕,转身便开门进了房间。一夜无话。第二日,宁云因几日来精神比较放松,便又跟以前一样,一觉睡到天大亮,太阳都晒到**上了,这时传来一阵敲门声,宁云睁开刚刚睡醒的眼睛,叫问道:“

2020-02-17

道友且慢”冥河前面突然传来了一句问候声,入眼的是一为样子极度猥锁的老头子

道友且慢”冥河前面突然传来了一句问候声,入眼的是一为样子极度猥锁的老头子。“……为何当吾去路?”冥河心里愁怅,关键时刻这么这样?最近怎么这么多人给自己添堵?莫不是天道告诉自己做

2020-02-17